冲击中小板受挫,嘉曼服饰转战创业板,中高端童装6成业务靠授权品牌

早于1992年就成立的嘉曼服饰,与深圳市安奈儿股份有限公司森马服饰等儿童服饰公司相比,其上市速度已经掉队了。

7月20日,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服饰”)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恢复了其创业板发行上市审核,并且公司对首轮问询进行了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嘉曼服饰首次冲击A股市场,公司曾在去年1月遭到了证监会否决,彼时公司欲闯关中小板

嘉曼服饰是一家中高端童装运营企业,产品覆盖0-16岁的男女儿童服装等产品。目前,公司拥有自有品牌“水孩儿”、“菲丝路汀”,授权经营品牌Hush Puppies、HAZZYS,以及国际代理品牌EMPORIO ARMANI 、VERSACE等。

不过,在两次冲击IPO的路上,嘉曼服饰不但面对依旧存在的老问题,还要面临存货不断激增、品牌授权对经营业绩稳定性等不利影响。

首次IPO申请受挫后,更换上市场地和保荐

据了解,嘉曼服饰曾于2018年3月申报深交所中小板IPO,2019年1月至2月接受中国证监会现场检查,上市申请于2020年1月被否决。对于前次申请被否决的原因,公司在问询函中回复,由于主要固定资产天津嘉曼车间仓库存在无立项、预算等内部控制文件且部分发票开具单位、工程款收款方与合同方不一致,以及存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代垫费用等问题。

2020年12月末,嘉曼服饰又再度冲刺IPO,与前次申请相比,公司拟募投项目并未变化,但总募集金额却由此前的2.88亿增加到5.21亿,增幅逾8成。

有意思的是,嘉曼服饰还更换了“主场地”,由登陆中小板转而登陆创业板。对此,深交所要求嘉曼服饰说明公司属于“C18 纺织服装、服饰业”但不属于“纺织业”分类内容的原因及合理性。

嘉曼服饰回复称,公司不直接从事成衣生产,但负责主要产品的设计和运营,并负责成衣加工商的遴选,由成衣加工商按照公司设计方案将面料等原材料加工成儿童服装。针对创业板定位,嘉曼服饰强调,公司的业务具有较强的创意特征,积极探索了创新的运营模式,已实现传统的服装产业与电子商务的深度融合,符合创业板关于“三创四新”的定位要求。

除了上市市场更换外,嘉曼服饰在前次申报中小板上市失利后与此前合作的华英证券也终止了合作关系,此次申报创业板上市的保荐已更换为了东兴证券。值得一提的是,嘉曼服饰前次申请时的保荐代表人因对嘉曼服饰第三方回款、固定资产等情况的核查不充分,被中国证监会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嘉曼服饰两次申报的财务数据还存有差异,2017年净利润较调整前增加52.07万;而2018年度营收减少249.81万,净利润减少695.59万。对此,嘉曼服饰在问询函中称,这是由于公司对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政策、预提返利、劳务外包费用计提等进行了调整。2017年、2018年,嘉曼服饰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由2256.1万、2415.39万调整到4214.75万、4609.24万,调整幅度超50%。

营收六成靠授权品牌,频繁被行政处罚

据了解,嘉曼服饰也是典型的家族式产业。目前,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曹胜奎、刘林贵、刘溦和马丽娟四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嘉曼服饰85.50%的股份。其中,曹胜奎与刘林贵系夫妻关系,刘溦系二者之子,而刘溦与马丽娟系夫妻关系。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嘉曼服饰的营收分别为7.29亿、8.97亿、9.11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982.12万、8948.38万、1.19亿;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2.26%、50.65%和50.44%,即便毛利率有所下滑,但仍处于50%以上。

其中,授权经营品牌的收入占比最高,且逐年增长。2018-2020年,授权经营品牌营收占比分别为51.44%、56.53%和60.29%。然而,公司的自有品牌收入却出现了逐年递减,营收占比仅维持在28%左右;国际零售代理品牌收入除了逐年递减外,其营收占比更是在2020年只有12.18%。

值得注意的是,嘉曼服饰授权经营的品牌均有时间期限,并且公司不拥有品牌在中国境内的商标所有权。其中,Hush Puppies童装品牌的授权期限为自2013年8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而HAZZYS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2015年6月1日至2025年12月31日。

近几年,嘉曼服饰线下门店数量逐年下滑。2018-2020年,公司线下门店分别为828家、820家、710家,其中直营门店分别为316家、252家、212家,加盟门店分别为512家、568家、498家。

虽然,嘉曼服饰在线上线下渠道皆有布局,但电商直营的占比较高。2018-2020年,公司电商直营收入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2.75%、52.91%、61.91%,占比超6成。其中唯品会、天猫、京东三家平台收入占比分别为96.15%、92.52%、90.47%,因此,公司存在线上销售收入占比较高且集中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嘉曼服饰近三年花在线上宣传推广的费用也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2018-2020年,公司的线上宣传推广费分别为2978.36万、3749.61万和4186.04万,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09%、4.18%和4.6%。

此外,猫妹注意到,嘉曼服饰还存在买家秀、打造爆款等刷单行为。2018-2020年,公司的刷单数量分别为69单、238单、2单,刷单金额分别为1.25万、4.04万、1162.23元;占库存、测试单等类型的订单金额分别为19.05万、11.75万和16.98万。

对此,嘉曼服饰表示,刷单金额占电商收入比例极小,均未计入该公司线上销售收入。少量刷单行为不影响公司线上客户和收入真实性,对发行人经营业绩无重大影响,不存在通过刷单虚增收入的情形。2020年5月,公司禁止一切形式的的刷单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9月,嘉曼服饰因在申请上市期间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等问题收到过证监会的警示函。

众所周知,存货一直是服装行业的痛点,对于嘉曼服饰也不例外。2018-2020年,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66亿、2.71亿和3.4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9.32%、33.87%和32.43%,占比较高。因此,有着刷单行为的嘉曼服饰却面临存货积压的情况。此外,从嘉曼服饰募集资金的用途也可以看出,公司并不急于扩产,有6成资金被用于电商运营中心建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60118668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